全球眼项目代维配置要求

2015年8月25日 10点17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最低资源配置要求:每300个点位为一个维护小组,4个维护人员(至少有一名维护人员具备中级维护技能),一台车,一套工具及辅材,一个笔记本电脑。公安类全球眼项目300点位的必须配备4个维护人员,300-700个点位必须配备4-6个维护人员,700-1000个点位必须配置7-8个维护人员;高于1000个点位,每增加500个点位,必须增加2个人。金融类全球眼项目2000-5000个点位的必须配备8个以上维护人员;高于5000个点位,每增加2000个点位,必须增加1个人。

分类: 科技 标签:

大数据在交通管理中的应用

2015年8月24日 22点04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我国机动车的保有量为2.71亿,其中汽车保有量1.63亿,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而驾驶人数量3.12亿则为世界第一。我国公路通车里程达到446.39万公里,其中高速11.19万公里。这些背景数据说明我国已进入汽车社会,对道路交通管理的需求与压力也与日俱增。2012年起,公安部推进全国公安交通管理综合平台建设,全国31个省、480多个地级市开始全面应用,实现公安交通管理主要业务全面信息化。同时,以公安交通管理综合应用平台为依托、以各地卡口系统为基础的全国机动车缉查布控系统也已应用,实现了缉查布控、预警拦截、轨迹分析、综合研判四方面的公安公路交通安全联网管控信息化。

卡口系统主要进行图像抓拍、通行记录等数据处理,并实时上传至缉查布控系统。目前,全国联网接入卡口23000多个,已汇聚上传车辆轨迹数据350亿多条,每日新增1亿多条。同时,机动车通行数据,车辆、驾驶证等基础数据,运维监管等其他数据也达到上亿条并且仍保持增长趋势。这些数据既包括常规的结构化数据,也包括图片、视频等非结构化、半结构化数据,价值巨大。

然而庞大的数据量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海量的数据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数据从未被使用,极低的利用率使得相关部门只能被动地通过数据解决已有问题,而无法使用现有数据进行分析、监管。究其原因,在于传统的关系型数据库面对如此庞大的数据量,无法进行高效的处理,受此限制,大部分的数据也发挥不出本来的价值。现有数据量仍然在不断地增长,这一问题对数据库的革新提出了要求,传统关系型数据库向分布式数据库的转型势在必行。

大数据平台的建设需求在于应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建设省级、部级机动车缉查布控大数据平台,汇聚全省、全国机动车轨迹信息,实现海量数据的接入、存贮,实现过车查询、全库搜索、轨迹分析、套牌分析、伴随分析、碰撞分析、区间测速等实时分析应用,实现跨部门、跨警种、跨区域信息共享和深度挖掘应用,为准确监测公路通行状况、快速缉查交通违法行为、打击各类涉车违法犯罪,不断提升道路交通安全管控水平、决策分析和社会服务能力提供全新技术实现手段。而公安交管部门的大数据平台以大范围碰撞比对作为主要目标,是国内较早落地应用大数据平台的案例。以省级平台山东省缉查布控大数据平台案例作为主要讲解对象。数据方面,山东省缉查布控大数据平台已在17个地市联网接入卡口1000多套,日过车记录超过1000万条(预期全面联网后1到1.5亿条每天)。全省2300多万机动车,3000多万驾驶人进入关联信息。自2014年9月正式运行起,已累积近40亿条,25TB数据。架构上采取混合型架构,部分数据存储于HBase分布式数据库,一些关键数据存储于Oracle数据库,采用企业级发行版Hadoop软件,解决了数据实时处理,快速查询检索和多维度分析研判等问题。

分类: 科技 标签:

LSI Syncro Shared Storage

2015年8月7日 10点54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LSI Syncro Shared Storage, 是一个高可用的DAS方案(HA-DAS):例如使用LSI的卡插在两台服务器上,然后后端通过SAS线链接JBOD;这两台服务器就扮演 了类似于双 控架构中控制器的角色。这在一些保留了DAS方案的小型企业用户中是 比较有吸引力的。这是一篇详细的介绍文章。另外联想也有和thinkserver捆绑的相关方案,后几页详细说明了具体应用场景。我在找上述信息的时候,发现大多数的链接都指向了avago的官方网站(而不是 LSI?)。原来是我对新闻太不敏感了,avago的前身是大名鼎鼎的安捷 伦, 在2013 年12月16日, avago正式收购了LSI。LSI的产品都在avago的官网列表。另外我看到avago在今年2月份已经宣布达成了对Emulex的收购协 议,这家巨头公司还在今年5月份宣布将以37亿美元收购Broadcom。

分类: 科技 标签:

升级到Windows10

2015年8月6日 17点27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昨天花了一天时间将Win7升级到Windows 10。升级后发现系统启动比进入Win7要慢一些,之前装的谷歌拼音输入法不能用,而且Chrome明显变慢很多(MS Edge速度快)。无奈之下只能用微软输入法并卸载了Chrome,不过Edge的使用体验还不错。今天发现在系统服务中无法启动Windows Defender, 经过多次尝试发现必须将所有360产品(安全卫士和杀毒)彻底卸载后,才能正常启动WD。为了让运行速度更快,我关掉了很多图像效果。开始是全部关闭,发现各种字体有锯齿,显得比较丑陋,于是采用了下面的配置,感觉好多了。

关于CentOS的优缺点及适用场景的讨论

2015年8月4日 15点59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如何在Linux众多的发行版(Distro)中选取最适合当前应用的版本,这是在系统设计之初必需重点关注的问题。每一个发行版本都有自身的优缺点,了解这些优缺点是让我们做出正确选择的前提。由于我们工作中碰到CentOS的情况较多,所以本 单独讲述CentOS的优缺点和适用场景。

CentOS是Red Hat Enterprise Linux的开源版本,它的开发和设计和RHEL几乎完全相似。CentOS仅运行各软件包最稳定的版本,这样带来的好处是避免了系统崩溃和 错误。基于和 Red Hat的紧密联系,CentOS可以提供十年左右的企业级软件安全更新。CentOS在系统安全特性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我们熟知的防火墙和 SELinux策略。CentOS持续增强的系统稳定性,使得它成为很多人的首选。同时我们也要注意,事物都有其相反的一面。CentOS主要的缺点是相比其它Linux 发行版的软件丰富度不够。虽然CentOS试图使用第三方 软件源(repositories)加 以弥补,但是其更新的周期非常缓慢。其它的Linux发行版一般在18-36个月就会出 新版本,而 CentOS大版本(比如CentOS6到CentOS7)的更新周期为36-60个月。因为 CentOS的更新周期相对较长,所以表现出对较新 的软件兼容性不好,较新的软件 可能不被操作系统所支持。CentOS强大的稳定性意味着很少的软件Bug或安全漏洞 (相比其它发行版),它可以在 不升级硬件的情况下较长时间稳定运行各类业务。

综上所述,如果需要一个轻型的、快速的和可靠的Linux操作系统,并且在不需要 关注对新软硬件兼容性支持的情况下,CentOS是最佳的选择。这也是国内众多研发团队为什么偏爱选择CentOS作为UStor的开发系统的主要原因。但 是我们不要忽略一个问题,现在的监控市场发展非常迅速,对 整个系统性能要求越来越高,这不仅意味着需要更强的硬件,也说明需要更为强大的软件支持。 CentOS的老版本虽然可以长期稳定运行,但是对于上述着重于性能需求可能会表现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分类: 科技 标签: ,

跆拳道考试

2015年8月3日 16点49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经过两天的“特训”,小朋友考上跆拳道红带了。

分类: 生活 标签:

解决Win7(64位)安装网络打印机问题

2015年7月17日 15点13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笔记本Win7(64位)连接并尝试安装网络打印机时,出现“打印处理器不存在”的错误。查找了很多网上资料,发现以下操作是可行的。先尝试安装本地打印机,然后在出现的Windows打印机驱动列表中选取对应的型号并安装驱动,最后再尝试安装网络打印机,就没有之前出现的报错了。

分类: 科技 标签:

伊东佑亨致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的劝降书

2015年7月9日 8点19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明治二十八年一月二十日
伯爵大山巌  顿首
伊东佑亨  顿首

大日本帝国海军总司令官中将伊东佑亨致书与大清国北洋水师提督丁军门汝昌麾下:

时局之变,仆与阁下从事于疆场,抑何其不幸之甚耶?然今日之事,国事也,非私仇也,则仆与阁下友谊之温,今犹如昨。仆之此书,岂徒为劝降清国提督而作者哉?大凡天下事,当局者迷,旁观者审。今有人焉,于其进退之间,虽有国计身家两全之策,而为目前公私诸务所蔽,惑于所见,则友人安得不以忠言直告,以发其三思乎?仆之渎告阁下者,亦惟出于友谊,一片至诚,冀阁下三思。

清国海陆二军,连战连北之因,苟使虚心平气以查之,不难立睹其致败之由,以阁下之英明,固已知之审矣。至清国而有今日之败者,固非君相一己之罪,盖其墨守常经,不通变之所由致也。夫取士必以考试,考试必由文艺,于是乎执政之大臣,当道之达宪,必由文艺以相升擢。文艺乃为显荣之梯阶耳,岂足济夫实效?当今之时,犹如古昔,虽亦非不美,然使清国果能独立孤往,无复能行于今日乎?前三十载,我日本之国事,遭若何等之辛酸,厥能免于垂危者,度阁下之所深悉也。当此之时,我国实以急去旧治,因时制宜,更张新政,以为国可存立之一大要图。今贵国亦不可不以去旧谋新为当务之急,亟从更张,苟其遵之,则国可相安;不然,岂能免于败亡之数乎?与我日本相战,其必至于败之局,殆不待龟卜而已定之久矣。

既际此国运穷迫之时,臣子之为家邦致诚者,岂可徒向滔滔颓波委以一身,而即足云报国也耶?以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里,史册疆域,炳然庞然,宇内最旧之国,使其中兴隆治,皇图永安,抑亦何难?夫大厦之将倾,固非一木所能支。苟见势不可为,时不云利,即以全军船舰权降与敌,而以国家兴废之端观之,诚以些些小节,何足挂怀?仆于是乎指誓天日,敢请阁下暂游日本。切原阁下蓄余力,以待他日贵国中兴之候,宣劳政绩,以报国恩。阁下幸垂听纳焉。

贵国史册所载,雪会稽之耻以成大志之例甚多,固不待言。法国前总统末古末哑恒曾降敌国,以待时机;厥后归助本国政府,更革前政,而法国未尝加以丑辱,且仍推为总统。土耳其之哑司末恒拔香,夫加那利一败,城陷而身为囚虏。一朝归国,即跻大司马之高位,以成改革军制之伟勋,迄未闻有挠其大谋者也。阁下苟来日本,仆能保我天皇陛下大度优容。盖我陛下于其臣民之谋逆者,岂仅赦免其罪而已哉?如榎本海军中将,大鸟枢密顾问等,量其才艺,授职封官,类例殊众。今者,非其本国之臣民,而显有威名赫赫之人,其优待之隆,自必更胜数倍耳。

第今日阁下之所宜决者,厥有二端:任夫贵国依然不悟,墨守常经,以跻于至否之极,而同归于尽乎?亦或蓄留余力,以为他日之计乎?从来贵国军人与敌军往返书翰,大都以壮语豪言,互相酬答,或炫其强或蔽其弱,以为能事。仆之斯书,洵发于友谊之至诚,决非草草,请阁下垂察焉。倘幸容纳鄙衷,则待复书赉临。于实行方法,再为详陈。

谨布上文。

分类: 哲学 标签:

形成思想的必要性

2015年7月8日 22点57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如果各种想法不能形成体系,那么只是一些胡思乱想,对自己或社会没有任何积极作用。譬如沙砾只是零散的材料,无法在一堆沙砾中居住和生活,只有把沙砾整理成砖石,并且加以精心设计和构造而成的建筑,才能是宜居的。南北朝时范缜说“神之于形,犹利之于刀”,将人比为刀,而灵魂为锋利。如果刀乱砍瞎劈,终究成不了刀法;如果辅以系统训练,研习某派方法或自创体系,那么锋利才能变得更有意义。平时生活、工作和阅读中产生的各类想法,在某一时间段可能觉得有趣或者甚至想坚持做研究,不久后都会被遗忘。必须要整理,进行科学地思考和求证,才能形成系统的思想。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是一个寻找属于自己思辨方法的过程。今天看到一则外刊消息,说今日沪市股票大跌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中国的投资者中有80%是散户,作者戏称这些人是中国老大爷和老大妈群体。这个群体唯一关心的是自己是否赚钱,至于理性投资和长期规划,基本上是不会关心的。我不太了解股票和金融,但是我认为股市的开设是让投资者和被投资者双方都有获益的良性循环。股市不是赌场,股市的目的是双赢;赌场的理念只有纯粹地赚钱,何况长期进出赌场的都是输家。心态要好,目光要长远,要多想想投资的终极意义是为什么。

分类: 哲学 标签:

关于鸦片战争的研究

2015年5月24日 22点13分 Phillip 没有评论

书看得越多,越觉得迷惑:在一百五十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鸦片战争,当时其他各国是如何看待的?又如义律其人,到底是奸邪狂妄还是恪守职责?英国海军和关天培在虎门冲突因何而起?很多书中都是泛泛而谈,一笔略过。我想花时间弄清楚这些问题。现在想到的研究点是阅读大量时人的文集(林则徐),希望找到一些当时的县志。能否找到当时外国诸报纸关于此期间详细的报道呢?如果能有这些原始的材料,然后认真加以梳理分析,想必会思得一些新的东西。今天从图书馆借了一本《林则徐文集》,查看目录后首先阅读了林则徐在鸦片战争当年写给英国女王的信。从这封信中可看出林比较清楚英国的武装实力,希望双方保持良好关系,不想付诸于武力。虽然亦有威胁恐吓,甚至错误之言(林认为英人不能少中国出产的大黄、茶叶),但是考虑当时的情形,恐怕也只能写到这个最好的程度了。当时的中国以天朝上国自居,认为其它任何国家都低自己一等。即便掂量打不赢对方,在这封信中也希望在语言方面“占便宜”。比如称呼中国统治者为大皇帝,而英国的则为王(颇为恭顺),认为中英贸易完全是出于中国的恩惠;文中在所有英国相关的人名及地名中都加上口字旁,比如伦敦为“口伦口敦”,英国为“口英国”,以示贬低。这种流于“口舌之争”的中国式习惯,丝毫没有平等谈判的意向,这能让英国人信服吗?据说当时英国人为是否因为鸦片而向中国开战进行了激烈的争吵,很多人都认为鸦片交易是非常不道德的,但是不管是否将来还卖鸦片,新兴的帝国必须要扩展东方市场,那么就必须要强迫中国改变狂妄自大,至少能尽量平等地进行贸易。出使过中国的马戛尔尼曾游历过中国沿海并对中国的军事进行仔细观察,根据他的判断,中国军队根本无法抵挡近代化的英国军队,遇之必被击溃。既然胜面大,而且也能打开中国市场,那么就先打再看吧。(又,当时的日本虽然也是封建国家,但是日本不像中国一向以天朝上国自居,而且时时充满危机意识。)

分类: 历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