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0年12月 的存档

开卷有益

2010年12月31日 没有评论

2010年读了一些书,有精读也有泛读。从下半年开始,我对计算机的显示器和手机终端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这些东西占据了我生活绝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至少在80%以上。甚至有时让我想到了奥威尔在1984中描述的电幕,无视无刻的包围着我。是的,我必须通过这些工具进行工作和与人沟通,但是我发现长时间和他们的接触,可怕的是形成一种缺它不可的生活习惯。而它更多的时候像无边无际的杂草一样,不断的分散我的注意力,让我更加趋紧于变成某种被强制的社会化动物。“娱乐至死”,当今社会以之为荣,为了肤浅的欢愉主动丧失或者被迫出卖了对生活意义深层次的思考能力。这还是娱乐吗?更像是一种自我的精神麻醉。奇怪的是,绝大多数的世人都喜欢和安于欺骗和自我欺骗的生活。“别人都这样过的,我们何必去想太多,自寻烦恼…只要快乐开心就好”这些是平时很容易听到的传道。我认为这是一种懦弱甚至是懒惰的借口。如果不能去除这种精神上的鸦片幻觉,不能进行严肃的思考,人的大脑里永远都是理不清剪不断杂草,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杂草不断的疯长以致最后充斥整个思想。人的性格会变得很是善变,不是他想善变,而是满脑子的各种思想混合作用,让他根本无法做出其他的选择。结果,人会撒谎,对别人撒谎,对自己撒谎,最可怕的是,让自己变得相信自己的谎言,不容置疑。这是虚幻的一生,“南柯一梦”。一个真实的人,充满灵性的人,在肉体尚存在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做梦,那还不如说他开始做梦时精神就已经进入死亡了。我害怕死亡,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在发现显示器和手机有让我的精神进入死亡的迹象后,或者说问题已经比较严重,我开始努力反抗,我要修剪这些杂草,我要种树,我要让我的精神世界与宇宙相连。

《牛津西方哲学史》,这是我精读的一本书,至今还没有读完。书中讲述了西方历代先哲伟人的简单生平,主要思想及产生的影响,和后世的辩驳评论。我国现在在高速发展时期,有很多种管理的理念和方法取之与西方世界,甚至是完全照搬。我发现国人在赞叹和崇拜这些方法在国外产生的巨大经济效应时,只对这些理论中的技巧非常感兴趣,而对为什么会产生这些技巧和方法却漠不关心。这种学其皮毛的恶果,在晚清的甲午战败已经体会得非常明显了。请注意,这里的“学”,我绝对不认为是照搬西方的思想 ,而是要学习做更深层次的思考和探讨,通过这种思考和探讨,得出真正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才真正是自己的,别人的永远是别人的。就比如我有一个英文名字Phillip,可是任何一个人都知道我是个中国人。这本西方哲学史,让我在了解西方哲学思想的路上受益非浅。我接触到我们学习的对象曾经想过什么,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我要制作出真正的老虎,而不是皮毛相似的纸玩具。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商务出版社出版的精品好书。在两千五多年前,中国正值春秋战国时代,在西半球的爱琴海和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确发生了人类史第一次小规模的“世界大战”。雅典和斯巴达分别代表了两种文明制度,交战双方的战争结果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了整个西方文明的走向。我喜欢修昔底德的文风,他虽然是战败方雅典的将军,但每段话每个字都经过查证考究,力求从多方面客观真实的还原战争。文中极少有作者自己的议论,更多的是铺开事实,列出各方的论点和立场,让读者自己展开思考。这也是这本书被历代誉为经典的原因之一。

《顾准文集》。顾准先生是我最为敬佩的中国文人。他对西方哲学,尤其是古希腊历史和哲学的研究至今无人能企及。更让人佩服的是顾准先生的品格。这些思维清晰,严谨缜密的作品都是先生在文革时期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情形下写出来的。我看完顾先生这本书后,补读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多次掩卷长思,我与先生年代相隔久远,但是仿佛总能看到顾先生寒夜在牛棚之中奋笔疾书。先生是中国人的骄傲,有时想起这些,让我学习不敢懈怠,恐怕辜负愧对顾先生一般。

《儒教三千年》《茶事遍路》,陈舜臣先生的两篇随笔集。陈先生对于中华文化的视野广博,见识独到。本书反映了大中华文化圈内中国外其他地区(日本韩国)对中国传统和儒教的不同解读。其中提到的“儒教精神乃是创新,而不是复古守旧”,观点非常新颖。略有遗憾的是出版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排版粗糙,有许多字面上的错误。尽管如此,我认为仍然不失为一本好书。随后泛读了陈先生的另外两部历史小说《甲午战争》和《诸葛孔明》,可能我不太习惯日本式的历史小说风格,始终兴趣不高。

《老子现代版》,华中师范大学麻建国老师著。一日在图书馆哲学架的角落发现这本小册子,翻读几页后,我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本书文字风趣畅顺,麻老师在针砭时弊,嬉笑怒骂中完成了对老子思想的分析解剖。书中旁征博引,显示出作者丰富的历史知识底蕴。儒教,作为一种帝王学说在中国宣讲了三千年,所包含的东西已经远远超出其原旨本身。我发现有这样一个现象,当西方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时,中国人总是很骄傲的把老祖先的“儒教”拿出来证明自己是有思想支撑的。那么这种思想是什么,到现代演变成什么样子,却没有国人能说清楚。面子上的言语之争容易,真正潜心挖掘的人太少了。对于老子思想,它保持这一种相对的纯粹(汉景帝后没有成为帝王学),因为在某些方面讲,能更加贴近生活和关怀自然的人性。这是我感兴趣的地方,以后还会有意识的读多一些老庄思想研究方面的书籍。

《中国纪事》,许知远著。书中记载着知远兄作为中国新生一代对国家现状和未来命运的焦虑和思考,我很庆幸很看到这本书,很庆幸现在物欲横流的社会还有知远兄这样的严肃思考者。他是真正的爱国者,爱着我们共同的中国。

《1984》,乔治奥威尔著,张晓峰在1984年的译本。我找不到语言来形容这本惊世骇俗,通贯古今的作品,有好一段时间我的脑海里整天是温特斯,茱丽叶,奥勃良这些活灵活现的人,还有灰色的伦敦。这将是我一生中看过的最伟大的书籍之一。奥威尔的《动物庄园》我也买了,还没有开始去读。我想先读与《1984》齐名的三大反乌托邦著作之一的《美丽新世界》(阿肯斯赫胥黎著),然后接着读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

《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的重建》,塞缪尔·亨廷顿的大作, 泛读。本书对冷战后的世界格局划分及未来冲突的可能做出预测。尽管本书引起很大的争议(很多人认为作者是在故意挑起战争)。读过此书后我支持作者的观点:列出事实进行分析,给国家间的和平共处给出建议,从而避免和减少战争。《偶像的黄昏》,尼采著,泛读。文字晦涩较难读懂。特别佩服中文作者,能将尼采的德文翻译出来,着实不易。《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龙应台著,泛读。《美国和中国》,费正清著,泛读。要理解美国和中国的历史渊源一本参考书。《焚书》,明代奇人李贽的争议之作,泛读。《增补本李秀成自述原稿注》,罗尔纲著,泛读。忠王秀成,义薄云天,即使被囚绝境死牢,仍然不失一代英雄风采。《冈村宁次回忆录》,冈村宁次著,泛读。冈村在战略上的准确预见判断,如何带好集团部队,是可以认真研究和借鉴的。《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唐德刚/王书君著,泛读。我特别喜欢唐德刚先生关于东北易帜的评语:“张少帅未尝不可效当年李鸿章以夷制夷之故技,联俄以抗日,亦联日以抗俄,于二寇均势中,自图生存。而学良亦舍此老例于不顾,却(如他自己所说的)‘不自量力,拟收回北满权利’,‘挥师抗俄’。作了希特勒式冒险之前例,对南北二寇,两面开弓。结果力有不敌,终于弃甲曳兵而走。或问学良当年何不见及此?答曰无他,一股青年热血沸腾而已。”

很多人喜欢问:“你的理想是什么,你认为自己能做什么?”他们希望回答者是一个肯定的答案“我的理想是…我能做什么…”。可是,我发现这个问题我越来越难以回答。如果非常回答,我只能说“我的理想是不成为哪样的人,我认为我自己不能做哪些事情”。做某种人可能很难,但是不做某种人是马上切实可行的。

分类: 哲学, 生活 标签:

朝韩局势及走势分析

2010年12月29日 没有评论

美国海军三艘航空母舰齐聚东亚,这是近年来少有的事件。以往安排一艘航空母舰参加军演,已经引起中国及俄罗斯的高度关注和戒备。这次是什么原因让美国政府如此重视呢?作为美国的盟国,韩国在下半年接连发生了天安舰沉没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国际舆论一片哗然,韩国国内朝野震动,目前已经将朝鲜的称呼“主敌”正式重新更换为“敌方”。这说明韩国政府面临了巨大的内外压力。如果继续保持克制和忍让,韩国在东亚的形象将会受到损坏,这将有悖于该国国内近年来高涨的韩民族主义情绪。同时韩国政府也无法对经济上骄傲感颇强的民众做出合理的交代。只有在军事上有所做为,才能显示自己国家的决心和安抚民众。我个人认为,韩国不希望打仗,还是希望通过国际舆论和军事演习等非正式战争手段来遏制住朝鲜,将,也就是说彼此的商业利益是想关联的。韩国可以借用经济手段,减小中国及俄罗斯对朝鲜的援助和影响,甚至可以(其实已经)借用较为流行的”韩流”来宣扬韩国的文化和政治主张,同时宣传“敌方”朝鲜的种种缺点,博得中国和俄罗斯人的好感,减小两国对朝鲜的同情和支持。这些是韩国现有的实力可以做到的,即“文化的战争”。反观朝鲜,在世界舆论方面和对外宣传方面的能力远远落后于韩国,在文化的战争中已经处于下风。这样子就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如果以后朝韩战事突起,中俄对朝的援助将大大减小,不会成为向60年前那样的支撑力量,二是借用这种经济上的包围,让朝鲜日益孤立。在当今的“地球村”,一个孤立的群体必将走向衰亡。

如上述提到的,韩国可以通过这种兵不血刃的方式,等待机会打击敌人。说到这里,朝鲜该如何应对韩国的这种方案呢?我认为,朝鲜应该加强和中国和俄罗斯的合作,尤其是和传统文化相近的中国,避免韩国的经济包围。同时进一步发展和提高民生,保证国内政局的稳定;加强舆论宣传工作,大力发展旅游业,让世界增加对朝鲜的了解。甚至更狠一些,对韩国进行反遏制,比如和日本和欧盟发展贸易,和美国建立一定的合作伙伴关系,建立一个开放包容心态的朝鲜国家形象。

分类: 国际 标签:

彼得格勒的冻雨(5)

2010年12月24日 没有评论

1918年3月3日,布列斯特和约正式签订,苏俄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

“洛班诺夫,听说契卡在招人,听说待遇比现在要好上一倍呢,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洛班诺夫,你和那个什么阿尔金娜婶婶的女儿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小姑娘竟然愿意和你一起去莫斯科…哈哈“
“啊,那个老女人真贪心,她还要几瓶杜松子酒?”

分类: 历史 标签:

彼得格勒的冻雨(4)

2010年12月24日 没有评论

“列宁同志,我担心托洛茨基在谈判时再次临时变卦。我不信任这个戴眼睛的家伙。”斯大林说道。“为了防患于未然,我们还得继续军事备战。如果谈判如预料的完成,我们需要消灭那些反革命的军队;如果谈判出现变故,我们不得不正面和德军作战。只要不是一战即溃,我们还可以有继续谈判的机会。”

克列斯廷斯基说:”根据契卡得到的消息,反对派们也开始和德国人谈判,希望联合德军的力量来消灭我们。形势严峻,我们必须得谨慎。”他停顿一下,“如果他们先缔结为同盟,这将是最可怕的后果。斯大林同志说得对,我们必须得先肃清国内的反对势力,再做长远打算。”

斯塔索娃说:”最近物价飞涨,平民之间已经颇有抱怨。我们得设法安抚他们,包括让他们理解谈判而不是直接战争对他们的好处。”

列宁说:”各位同志,现在是我们新生的革命政权最艰难的时刻,我们这些人必须要更加团结。托洛茨基还算是一个头脑不太糊涂的人,他知道拒绝德国人条件的后果: 我们不仅要被德国人打败,而且要被白俄军队追击,最后将全军覆没。这次谈判,我预料会较为顺利的签订合约。至于前几次他为什么临时变卦,我想可能还是他所谓的爱国和自尊让他不愿个人背负被迫和谈的耻辱名声。甚至他想借拒绝合约来和我们谈判,提高他自己的威望。这个人,城府太深,我们以后必须得小心对付。至于克列斯廷斯基同志说到的白俄与德国人的联系,我觉得可以先不用考虑。设想,如果是白俄和德国人达成合约消灭了我们,他们和德国人之间可能会有短暂的和平。但是从整个国际形式来看,德国军队东西两线苦战,想在短期内取得整个欧洲的胜利,这是不可能的。即使他能取胜,想必也是消耗殆尽。一旦白俄再次投向英法同盟,那么德国人必定战败。同志们,白俄的力量要强于我们。如果我们和谈成功,我们会去消灭白俄,这是所有人都预见到的,包括德国人和白俄。这同样将是一场艰苦的战争。但是对德国人来说,他们东线的压力就没有了,他们不用害怕我们的突然变卦,因为内战会拖住我们。”

索柯里尼柯夫说:”可是即使是白俄先和德军联盟,德军一样可以让白俄与我们内战拖住白俄缓解其东线的压力。”

列宁点点头,”是,但是有一点我们需要注意,白俄的军队中很多是旧沙皇的军官和贵族,他们和英法的联系千丝万缕,尤其是金钱方面,双方的利益是结合在一起的。德国人不会放心的。所以他们会选择相对弱小的我们,而不是白俄。”

“至于斯塔索娃反映的问题, 我们必须加强宣传工作和对反革命分子的镇压。契卡的人数需要增加,同时提高他们的工作权限。”

“最后,为了以防德国人的变卦,我们还是得做出更为稳妥的方案。我建议把现在的政府中心从彼得格勒迁到莫斯科,确保我们和德国人中间有足够的缓冲地带。这不仅是为现在考虑,对以后也有深远意义。德国人今天羞辱我们从我们这里拿走的东西,我们日后必会让他们双倍奉还。将来一定会有和德国人的大决战,我们从现在开始经营这场战争还不算迟。”

列宁再次犹豫了一下, “我看这次谈判派齐采林去,托洛茨基就不会要去了。我们必须得最大限度确保和谈成功。尽快通知齐采林同志去准备吧。”

分类: 历史 标签:

彼得格勒的冻雨(3)

2010年12月24日 没有评论

彼得格勒今晚下起了一场近年来罕见的冻雨。天气实在是太冷了, 雨水落地后马上凝结成冰。在斯莫尔尼宫前的广场上,偶尔能看到几个行人缩着脖子匆匆赶路。为了避免滑到,他们不得不采用各种滑稽的姿势在结冰的路面上保持平衡。尽管如此,还是有人不断的摔倒。摔倒的人和没有摔倒的人似乎都在诅咒,诅咒坏天气,还是别的什么?洛班诺夫自己也不知道。已经站了快2个小时了,冰冷的脚有些发麻。

洛班诺夫今晚值班,他戴着一顶大皮帽子,身上穿着深蓝色的呢子军装,再加上一件厚厚的军用披风。这些都是上个月队伍发下来的,据说是没收的原资产阶级军队仓库里的物品。革命政权成立不久,来不及做新制服,只好把这些旧式军服上的徽标扯掉,然后缝上革命队伍的标识,或者是带上红色的赤卫队袖章。虽然感觉上有点怪怪的,但是比起原来在火车站上班的制服那可是暖和多了。

“该死的冻雨”,他下意识地跺了跺脚,同时把肩上的步枪向上挽了一下。”这个时候如果能喝点伏特加就好了”,年轻的战士不禁咽了下口水。以前在火车站做检票员时, 洛班洛夫每晚都必须上班,凌晨时分才能回家。那时在站台上检票,不仅仅要忍受闹哄哄的人群,还有彻骨的寒风。他无数次冒出同一个想法,无论如何,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好,哪怕是去锅炉房和那些老头一起挑煤烧开水。现在呢,虽然也是在夜晚的寒冷中值勤,但是是和在车站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最起码,现在的军装比单薄的列车员制服要厚实很多,不会有那些逃票又让你无可奈何的乘客,不会被那些各式各样丑陋的行李挤来挤去,不会被城里的有钱人们公开而且大声的使唤和辱骂。”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现在是一名光荣的革命战士,我有枪。我守卫的是神圣的革命委员会,伟大的列宁同志就在里面办公。我们都相信,他能给我们带来好日子。“洛班诺夫很满意这点,甚至还有些小小的得意。

”阿尔金娜婶婶每次都说我没有出息,说绝对没有一位女孩愿意嫁给身份卑微的小职员。这个势利的老女人,她不知道我已经不在火车站而去参军了,或许下次当她看到我现在的这身制服,她会大吃一惊。她的小女儿,长的好像还不错。叫什么名字,我记不起来了。她比我小5岁吧,如果能和她结婚,那会怎么样子? 每天晚上回到温暖的家,她给我做好丰盛的晚餐。嗯,还要摆上杜松子酒才好。这种感觉棒极了。她会给我生很多孩子…上次看到她是什么时候,好像还长一些雀斑…“

“听班长说,德国人很快就要打过来了,到时我们都得上战场,真刀真枪的杀人。我们能打败德国人吗,之前皇帝的军队都打不过他们,我们这些没有任何军事经验的人能行吗?班长说,德国人很残暴,他们会杀死任何敌人和俘虏,他们杀了无数的平民百姓。我们除了奋勇杀敌,没有其他的选择。”

“真的开战后,我会死吗? 子弹会击中身体哪个部位? 肯定会流很多血…是很快就死去,还是要痛苦的挣扎一番。有区别吗,反正都是死。说不定还等不到开战,现在这么多国内的反革命分子,他们喜欢搞暗杀和袭击,或许我就在和他们的较量中牺牲了。不管怎样,即使我死了,也是一个革命烈士,是光荣的。哦,还有一个问题,我还没有娶到阿尔金娜婶婶家的三女儿…好像有些可惜。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还有头发…”

雨还在继续下着,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每一颗雨滴,都因为斯莫尔尼宫的通明灯火而映射出晶莹的光芒。这些光芒的颗粒径直落下,散成很多更小的个体。新的小个体们奋力向上溅起,最终还是归于沉寂,结成薄薄的冰层。

“要弄明白和想清楚这些事情太难了, 我可不想费神思考让自己成为精神病人或所谓的哲学怪人”洛班诺夫左右活动了下脖子,“未来谁也无法预知,我现在只想要杯杜松子酒暖暖身体。为什么要犯傻去思考,去折磨自己呢?无知与否很重要吗?就这样过算了,周围其他的人不都是这样过的吗?这真是一个让人烦恼的问题…还是想想什么时候去阿尔金娜婶婶家看看,带一些没收的巧克力送给她,她肯定会抱着我大声赞美的。她喜欢喝酒,得再加上一瓶伏特加。”

分类: 历史 标签:

柏拉图的洞穴论

2010年12月21日 没有评论

柏拉图并以一个著名的洞穴比喻来解释他的形而上学理论:有一群囚犯在一个洞穴中,他们手脚都被捆绑,身体也无法转身,只能背对着洞口。他们面前有一堵白墙,他们身后燃烧着一堆火。在那面白墙上他们看到了自己以及身后到火堆之间事物的影子,由于他们看不到任何其他东西,这群囚犯会以为影子就是真实的东西。最后,一个人挣脱了枷锁,并且摸索出了洞口。他第一次看到了真实的事物。他返回洞穴并试图向其他人解释,那些影子其实只是虚幻的事物,并向他们指明光明的道路。但是对于那些囚犯来说,那个人似乎比他逃出去之前更加愚蠢,并向他宣称,除了墙上的影子之外,世界上没有其他东西了。柏拉图利用这个故事来告诉我们,“形式”其实就是那阳光照耀下的实物,而我们的感官世界所能感受到的不过是那白墙上的影子而已。我们的大自然比起鲜明的理型世界来说,是黑暗而单调的。不懂哲学的人能看到的只是那些影子,而哲学家则在真理的阳光下看到外部事物。

分类: 哲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