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列宁 托洛茨基 和谈’

彼得格勒的冻雨(2)

2010年8月20日 没有评论

二 我们必须要妥协

“如果各位还是这样永无休止的空谈,那么我辞职。”

一个高个子猛地站起身来,大声说道: “列宁同志,即使您辞职,我也不会同意向德国人屈服。我们要和德国人血战到底!” 说话的是布哈林,他也是《真理报》的主编。“割地,赔款,这是赤裸裸的丧权辱国! 沙皇时代都没有过的事情,作为俄罗斯希望的我们,怎能去接受?如果接受了, 民众将如何看待我们? 他们会失望的认为我们是懦夫和胆小鬼,这种不信任会造成动荡甚至是内部的分裂。”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上个月的立宪会议选举结果和后来的暴动,已经证明了对我们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如果这个时候还是一意孤行和德国人媾和,我真的很担心在德国人占领这座城市之前,我们就已经成了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的俘虏!”布哈林显得非常激动,“我们要进行全民总动员,和德国人决战,守住我们的城市,哪怕是死….”

列宁冷冷的打断布哈林的话:”牺牲很容易,上前线就行。布哈林,你说的全民总动员,要老人,妇女和孩子也去和德国人拼刺刀吗?所有的俄罗斯人都战死了,城市还有什么用?”

布勃诺夫不可置否的摇摇头,开口说道:”列宁同志,您怎么知道俄罗斯人都会战死?您怎么能肯定我们一定会被德国人打败?现在正值冬季,德国人在俄国的战壕里保受严寒的煎熬,虽然我们的战士也是。但是考虑到他们是远离本土作战,供给是很大的问题。他们想速战速决,尽快把兵力调到西线作战,以确保不会两线受制甚至被东西夹击。我们只要能坚持住半年最多一年,一定能拖垮德国人,取得最后的胜利。那时将极大提升我们新政府的威信。所以,我的意见是,不要妥协,集中力量准备迎接最后的胜利。”

斯大林发言说:”布勃诺夫同志,您低估了德国人的决心。“说到这里,他看了托洛茨基一眼,“有的人就是喜欢自作主张,完全不把会议都达成一致的意见放在眼里,甚至不听从列宁同志的指示。这下好了,德国人不理会我们的和谈要求,反而更加猛烈的进攻,抛出比之前更为苛刻的条件。这些都是当时某些人不服从组织命令,只知道意气用事的结果。刚才布勃诺夫提到德国人希望速战速决,我部分同意这个观点。如果按布勃诺夫后面提出的坚持,那么首先必须认真考虑我们是否有能力去坚持半年或一年?现请各位仔细回顾当前的形式: 第一点,上个月社会民主党和孟什维克还有资产阶级分子在立宪会议上与我们的对抗,后来发生针对列宁同志的枪击事件,都表明国内的形势很不稳定,这些反对派极有可能联合起来用武力反叛,他们有相当多数量的前沙皇军队的职业军人,并且占据很多资源丰富的地区。这是我们需要密切关注的。第二点,我们拒绝德国人的最后通牒,然后在德军的重压之下又去乞和,德军为了争取更大的利益拒绝我们而发起更猛烈的攻击。战争是综合实力的整体对抗,而不能只靠战士的英勇。我们现在打不过德国人,而且存在被全歼的巨大危险。基于以上两点,我认为我们根本坚持不了半年。布勃诺夫的后半段假设是错误的。最后,我要强调的是,德国人给我们的羞辱,我们以后一定会以牙还牙。现在不是意气相争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妥协,保存各种有生力量尽可能的争取发展和准备的时间。”

坐在斯大林旁边的托洛茨基脸色不是太好看。托洛茨基说: “同志们,我再次重申我的观点,我不反对和谈妥协,但是我也不支持签署这样屈辱的条约。德国人现在气焰非常嚣张。上月我去布列斯特和他们谈判时,他们不仅傲慢无礼,更是提出种种狂妄之极的要求。如果答应他们的所有条件,即使争的一定的发展时间,我们也会被战争的赔款给压死,我们的人民将不得不勒紧裤带去筹钱还款,这会迫使他们投向我们的反对党派。刚才几位同志的发展都非常有道理,我觉得是否可以综合起来,即不战不和,尽量想办法拖延时间。德国人企图和我们速战速决的原因,如大家所分析的,主要希望把集中兵力投向西线。我们如果能拖一段时间,会对西线的协约国军队创造有利的进攻时机。西线的协约国军队实力强大,德国人为了防止在西线被歼灭的危险,还得分出一部分兵力前往支援。这样我们的压力就小了很多,可以完善我们的防御工事甚至组织一些反击,更不用答应德国人苛刻的近似羞辱的条件了。”

季诺维也夫说:”托洛茨基同志,西线的那些帝国主义军队对新生的苏维埃恨之入骨,因为我们的成功已经开始让他们国家的人民开始觉醒。即使他们能打败德国,苏维埃也会成为他们下一个进攻的目标。我们不能对这些帝国主义国家保有任何幻想,我们必须要认清楚形式: 尽快和谈,让我们的新政权首先能存活下来。否则,复仇啊,发展啊,都是空谈。列宁同志是我们的领袖,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爱这个国家,当前的形势迫使他做出逼不得已的选择,也是唯一能拯救苏维埃的方法。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而使列宁同志辞职,我们会失去国家中最有威望的人,会引起支持者的不满,会导致新政权的崩溃。同志们,我们要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革命果实啊!”

克列斯廷斯基说: “列宁同志当年是德国人的火车护送回来的,一直以来有很多对列宁同志的谣言,认为列宁同志是德国人派回来的间谍。我想如果要消除这些谣言,就绝对不能和德国人和谈。我支持托洛茨基同志的意见,对于西线的帝国主义军队和德国军队,我们都不要和他们联合。德国人即使进攻,我们就向俄罗斯纵深撤退,德国人会被拖疲。这样德国人不能实现速战速决,支援西线目的,反而东线战线拉长,最后的失败是可以预见的。”

斯大林又说话了:“向纵深撤退?所谓的纵深指哪里? 我们现在只有几个大城市和周围的农村,其他的一些城市还在旧势力的控制下。我们放弃现在的基地,转而向这些城市进发,那我们将不得不去冒险攻克这些坚固的城市,同时还得时刻提防后面的德国追兵,更要命的是我们得不到任何补给。这根本就是愚蠢的建议,是不理解军事的外行人说的话!”

列宁说: “我的确是坐德国人的火车回国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和德国人并没有在私下达成任何协议,出卖俄罗斯的利益。但是我也很清楚,德国人能让我回来,也是希望能缓解东线的战事,因为他们知道我的反战观点。同志们,我们推翻了腐朽的沙皇政府和反动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建立了苏维埃,这是无产阶级的重大胜利。我们的胜利会让全世界的人民看到革命的希望,我相信,很快就会有其他国家的革命行动,包括在德国。那时,全世界的人们都会感激我们,爱戴我们,希望向我们寻求帮助,这将是俄罗斯再次屹立于世界强国之列。我们现在必须得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才能实现这些事情。这需要我们忍耐,请注意,是忍耐,而不是屈服。苏维埃绝对不会向任何国家屈服,他一定会茁壮成长。我再次强调一遍,请各位同志以务实的态度仔细考虑和谈的问题。如果还是空谈报国,那么我真的无话可说。另外,我要提醒各位,德国军队现在距离彼得格勒300多公里,我们的讨论时间不多了。”

索柯里尼柯夫说:“列宁同志,如果您辞职,那么我也辞职。我不会和一拨夸夸其谈,不懂军事的人在一起。”
洛莫夫讽刺说:“索柯里尼柯夫同志,您把革命当成什么了?我们不是土匪和黑帮,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斯塔索娃说:”我和索柯里尼柯夫的观点一样。我永远追随列宁同志。大不了,我们去其他地方干革命。”
越飞说:“各位不要吵了,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请冷静。”

托洛茨基说:“同志们,现在是国家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们必须要团结。列宁同志永远是我们的领袖,我们也绝对不会同意他的辞职。如果我们内部都分裂了,那么无论是德国人,还是国内的反对派,他们都会拍手称快。我们不能作愚蠢的事情。这样吧,讨论这么久,是该有个结论的时候了。大家举手投票表决吧!”他停顿了一下,说到: “对于和谈,我没有意见。我弃权。”

列宁微微吐了一口气,他知道和谈已经没有任何阻碍了。